发星网

好紧我太爽了肥水不流 爸爸竟然这样对我说

来源:发星网 发布时间:2021-02-01 17:10:57 4527

“雪儿,你睡着了吗?”一个中年男人磁性的嗓音在黑暗的房间中响起。

梅若雪,此刻躺在被窝里还没睡着的女孩很想不回应他。可是她知道如果她不回应,一会儿如果被他发现她还醒着的话,她受到的“惩罚”会相当的厉害。

“爸爸,我还没睡着呢!”她无奈地回答道。声音却还是那样的平静,让人听不出她的心情。

男人的手伸进被窝,抚上她柔软滑嫩的肌肤。

又来了!雪儿在心中叹道,却不敢有丝毫的反抗。

男人的手摸上她的乳房,沉重的身子顺势压在她的身上。

他叹息着说:“你的发育越来越好了。”心里想着:快了!身下的小女人终于快派上用场了。

是吗?那她还真是恨死了自己的发育良好!她心里讽刺地想到。她没有任何反抗,只是柔顺地承接着他的狎弄。

真是该死!如果她还是像几年前一样该多好。那时的她身形瘦弱,胸部更是如同飞机场一样没有任何看头。那时的她只是经常看见姐姐衣衫不整地从父亲房中出来,和她一起洗澡时也总能看见她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却不知道是什么。直到两年前,她的身形忽然抽长,个子长高了,人也丰满了,身体迅速发育时她才弄懂了这一切。可悲的一切!

初次遭遇

两年前,她十六岁。

那是一个夏日的傍晚。刚刚放学回来的若雪从炎热的外面走近了开着冷气的家中。她从厨房冰箱里取了一杯冰凉的饮料,边喝边上楼,打算冲个凉。台湾的夏天真的是热死人啦!

她进了自己的房间,迅速地脱下衣服,走进了浴室。

呼!真凉爽!

几分钟后,她准备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一时着急忘了那换洗衣物进来了。

没关系!她心里想道。反正是在家嘛,有人进来的时候会敲门的。真糟糕!她竟然连房门都忘了锁。

她吐了吐舌头!干什么想这么多,在自己家里还怕这怕那的,真是!

摇摇头,她打开浴室门走了出去。

“啊!”她慌张地背过身。

是父亲!他怎么会这么早回来呢?

“爸爸,你先出去一下好吗?”雪儿不自在地问。

身后没有回应,她只听见脚步声朝着她过来。

“爸爸?”雪儿疑惑地喊道。

他一步一步地接近她。刚才匆匆的一扫让他意识到了他的小女孩已经长大了,已经可以这样的诱惑人心了。虽然只是一瞥,她饱满的浑圆,纤细的柳腰,嫩的可以掐出水的肌肤已经深深地烙在他的心底了。

他痴迷地看着她翘挺的臀部,曲线完美的背部,心里暗暗感叹。真美啊!他早就知道她可以出落的这般美丽,因为她有一个美若天仙的母亲。只是她的身材一直没有发育起来,害得他有一点点担心。不过刚才所见到的让他完全放心了,她已经具有了勾引男人的本钱了。他的投资很快就会有收益了。

雪儿心里越发不安起来。不知什么原因,她的腿完全不受控制了,虽然可以感觉到身后炽热的目光,可是她却跑不开,逃不了……

“雪儿。”随着一声呼唤,他从背后抱住她。

“不!”她不敢相信她遇到了什么。

他色迷迷的大手开始在她身上游移。

“不要!”她拼命反抗。

“宝贝,听话!”

不!她不是他的什么宝贝!

好紧我太爽了肥水不流

可是一个小女孩的力量怎么敌得过一个成熟男人的力量。她被他压倒在地毯上。

“不要!”她开始哭着请求。

“嘘!别怕!”男人意乱情迷的眼神望着她,柔声安抚。

他的大手揉拧着她饱满的浑圆,嘴唇膜拜着她少女细嫩的肌肤。

她双手胡乱地挥舞着,想把他赶走,双腿也不停地踢着。怎知这样的举动似乎惹恼了他。

他单手擒住了她的双手,将它们高高地举过她的头顶,膝盖分开了她的双腿。他吮吸着她更显高耸的乳峰,一只手来到禁地,探进了她的幽谷花穴。

“倾心,你为什么总是拒绝我?”他眼神迷离,狂乱地喊道。两手更是猛烈地进攻她稚嫩的身子。 “啊!”她难以抑制地发出嘤咛。

不!她不敢相信!她不相信这么淫荡的呻吟声是自己发出来的!

“呜……”她难过地哭泣着。

“宝贝,别哭!你知道我最爱你了!看吧,你也喜欢我这样对你,不是吗?”他亲亲怀中的小人,洋洋得意地说。

雪儿不说话,只是低声地哭泣。

“倾心,乖!别哭了!你这样我会心疼的。”他温柔地说。听在若雪耳里却显得异常诡异。

她不是什么倾心!

他试探地伸进了两根手指,缓缓地抽动。若雪本能地紧紧夹住它们,怎知却更加清晰地感受到它们的存在。雪儿羞得浑身通红,身子弯曲,连脚趾都蜷缩起来。

他淫邪地咧开嘴。被她湿润紧窒的花壁包裹的手指更加肆无忌惮地猛冲。

她欲火难耐地弓起了身子。

他持续猛烈的冲击让她的花壁一阵剧烈的收缩。她达到了高潮。

男人抽出手指,恢复了神志,看着身下剧烈喘息的女子。

他轻佻地把玩着她丰满的乳房,残忍地说:“这就是你的命运!”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雪儿大声呼喊。

他只是看着她,眼神高深莫测。

“谁又是倾心?”为什么他把她当作倾心来玩弄。她承受这样的事至少应该知道为什么吧。

“不要跟我提那个贱女人!”他的神情变得狂乱而危险。

贱女人?可是她明明听见他说他最爱的人就是她了?

看出若雪眼中的疑惑,他阴森地笑了。“想知道吗?好,我告诉你。那个叫倾心的贱女人就是你妈,曾经是我的未婚妻,后来却跟有钱人跑了。哈哈!更可笑的是,还没等到我去找他们算账,他们俩就出车祸死了!而你就要代替她来偿债!”说完不等雪儿有任何反应,他狂笑着走了出去。

痛苦欲绝

那个的可怕禽兽走后,梅若雪飞般地冲进了浴室。

冰冷的水冲刷着她的身体,可是她却没有任何感觉。是难过得麻木了吗?她忽然觉

她拖着沉重的身子走出浴室,脸色苍白如雪,木然的表情让人看了心酸。

若雪跌倒在大床上,眼神空洞,望着天花板发呆。

事情怎么会这样?

她不止一次问自己。

她一直知道那个叫做梅仲居的男人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而她的姐姐梅若雨也同样不是他的孩子。她们姐妹俩都是他从孤儿院领养来的孩子,这个他在她们年幼时就不曾避讳地告诉她们了。

她一直天真的以为他虽然不是她的亲生父亲,可是他所作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善良、慈爱。他不仅收留了她们,供给她们姐妹不遗匮乏的物质生活,对她们姐妹更是关爱有加,所以她从来就没有为她的孤儿身份而感伤过。她是真心地把他当成父亲来爱戴的。可是现在这一切全都变了!

她恨他!

她更恨自己的懦弱、自己的无力逃脱。

她痛苦的想死,可是她可悲地承认自己没有寻死的勇气。她想要逃,可是她一个十六岁的女孩能逃到哪里去?她身无分文,又无一技之长,难道要沦落到街上行乞吗?她最引以为自豪的是自己这张脸,难道她要靠卖肉为生吗?那样和在这里又有什么区别呢?

她想知道那个人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单纯是为了报复自己母亲的背叛吗?可是这也说不过去啊。他为什么要让她过如此舒适的生活,供她读最好的学校,给她买最好的衣服、首饰,而不是从小就折磨她呢?

还有一点,她虽然不解世事,可是还是懂得他没有真正的要了她、破了她的处女身。为什么?

她躺在大床上,身心俱疲,陷入自己的思绪中,连天什么时候黑了都不知道。

“吱”的一声,门开了。

梅若雨走了进来。

“怎么不开灯?”慵懒的女声抱怨道。

“啪”的一声,室内大亮。一个有着魔鬼身材、一头波浪卷发的女子出现在房间中。

她看了眼赤裸着身躺在床上的妹妹,莲步轻移。

“嘻。看来你也被他调教过了。”她看到浑身不满吻痕的若雪说,语气里尽是不怀好意的幸灾乐祸。

她仍旧木然地躺在那里,对梅若雨的话无动于衷。她们姐妹向来不亲密,可是她也没想到姐姐会说这样的话。

“呦,怎么啦?很难过、很痛苦是不是?我刚开始也是这样的,不过你慢慢就会喜欢上这种男女间的性爱游戏了。”她佯装开导。

见梅若雪不理她,她只好讪讪地走了出去。边走边嘀咕:“装什么圣女啊?现在谁比谁高贵啊?还不是被人玩过的婊子。”

寂静的房间中饶是那样小声的话,若雪也听得清清楚楚。

她不反驳、不回骂,泪水却无声地顺着颊边留下。

是啊?自己现在已经不是什么清白的女孩了。可是她绝对不会像姐姐说得那样成为欲望的奴隶的!她发誓。反抗

一个星期平静的过去了。就在若雪怀疑那天发生的一切都只是出于她的幻想或是那天父亲喝醉了意识不清而放松了心情时,可怕的事情再次发生,让她无法再欺骗自己。

若雪刚刚上床,一阵开锁的声音响起来。

该死!她诅咒道。

这几天她都锁上门才睡,可是她忘记了父亲那里有她房门的备份钥匙。

黑影摸索着走进来,随即再次将门上锁。

来人欺身上前,试探地叫唤:“若雪……”

若雪躺着不动,装睡。

来人不放弃,一只大手伸进被窝乱摸。

“呵”抑制不住的抽气声泄漏了若雪的秘密。

“你不乖哦。”男人的嗓音低沉而危险。

“你干什么?”若雪颤声问道。

“我只是想疼你。”男人邪气地说。

“走开,你想发泄我帮你去找别人来!”若雪忍无可忍地说。

“那可不行。”男人摇了摇头,状似无奈地说。

雪儿借着透进来的皎洁月光看见了那个让她恨得牙痒痒的禽兽的面孔。她奋力地推开他,跌跌撞撞地朝门口跑去。

反应过来的男人长臂一伸,将她纳入怀中。雪儿死命挣扎,无奈男人的手臂如同钳子般的让她动弹不得。

“你敢跑?”男人轻轻地在她耳边吹气,邪恶的语调让雪儿一阵颤栗。男人的手臂从她身后揽上她高耸的双峰。

雪儿羞惭得激烈反抗。

不行,她不能让他再一次对她做出那种畜生的行为!

她弓起手肘向后顶向男人的肚子。男人因痛放开了手。

雪儿抓住机会连忙向外跑。

可是,她的身子再次被人抓住。

他狠狠地把她甩到床脚边。

若雪禁不住呼痛。

“看来不给你一点教训你是学不乖了。”男人一步一步危险地走近。显然他被惹恼了。

他要干什么?若雪惊恐地看着他走过来。

他抽出腰带。

不!雪儿心中呐喊。

他抡起腰带,狠狠地抽在她身上。若雪连忙闪躲。

男人却毫不怜惜地一下一下地抽打着她。

上一篇:被男友睡了不要慌 捉住3点可以让感情如初
下一篇: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我的邻居被我发现了
相关推荐
点击浏览更多资讯